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官梯 > 1838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官梯最新章節。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所以,陳東很清楚,耿長也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主,要是沒有他自己的利益,他會來找自己說丁長生和華錦城的事?那才是了怪呢,可是陳東也有他自己的考慮。

    雖然他自己和耿長沒有接觸過,但是湖州這么大,官場有什么風吹草動,誰不清楚,所以對于耿長的背景,陳東也是一清二楚,只是現在局勢很不明朗,讓人看不透到底該往哪里去?

    自己這個檢察長是石愛國提起來的,而丁長生是石愛國的秘,雖然石愛國走了,可是人家是調了,不是吊了,到了自己這個地位,下一步的晉升是需要省里點頭了,那么自己要是過于得罪丁長生,那是得罪了石愛國,那么在關鍵時刻石愛國說他陳東幾句壞話,這都是致命的。

    而且現在司南下對自己很倚重,這意味著自己的背后還站了一位市委記,而且還是現管的,可是這位市委記據說是被省里拋棄了,隨時都可能面臨著被清算的危險,這進一步增加了選擇的難度。

    “耿局,有些話我不知道當說不當說?”陳東沉吟了一下說道。

    “陳檢,今天沒有別的人,你和我,還有什么不能說的?”耿長看出了陳東的猶豫,所以想著進一步的誘惑他,有時候得不到得到更加的讓人感到心里癢癢,而所有的一切都在乎過程,可以說,耿長的心理學著實不錯。

    “丁長生這個人很特殊,在湖州可以說是個特殊人物,你可能也感覺出來了,前后兩任市委記對他都很倚重,而事實呢,這個人也的確是很有能力,所以,我勸耿局,在沒有證據的基礎,還是小心說話為好”。陳東雖然笑瞇瞇的,但是這話里的意思卻很明白。

    陳東這么說,倒是讓耿長有點意外,看來這個人也是個人精,不是一點點誘餌可以鉤的。

    “這個我知道,我是干的也是這行,最注重證據了,關于他們的證據我會找到的,我來這里是想和陳檢商量件事”。

    “什么事?”

    “既然華錦城被檢察院帶來了,我想和陳檢分享華錦城一案的資料,當然了,作為回報,我會給陳檢一份大禮,不知道陳檢有沒有興趣?”耿長依然是一副吃定了他的眼神,這讓陳東感覺到很不好,可是礙于情面,一直都是保持著起碼的禮貌。

    “哦?”陳東很懷疑耿長的誠意,因為耿長咄咄逼人的樣子讓他很不爽。

    “羅記的兒子羅東秋來湖州了,我可以為陳檢引薦,不知道陳檢有沒有興趣?”耿長一副賣弄的樣子,讓陳東更加的惡心,可是耿長話里的意思卻讓他感興趣了。

    華錦城經歷過一次這樣的審問了,這次是第二次了,所以他知道該怎么保存體力,該怎么回答預審員的問題了,哪些該回答,哪些不該回答,都在心里有數了。

    這件事情既然是關一山咬出來的,很明顯,自己要是不承認的話,這意味著這件事要徹查,只是徹查到什么地步才算完呢,而參與這件事的有律師,還有法官,還有自己的朋友,說起來別看事情很簡單,可是要是做成這件事還真是不容易。

    所以,他打定主意,將這件事都攬在自己身,都是自己和關一山的意思,別人不知道這事也完了,到自己這里算是結束了吧。

    “華錦城,想起來了嗎?到底怎么回事?說說吧?”預審員問道。

    華錦城抬起疲憊不堪的臉,看了一眼預審員,說道:“外面有醫生嗎?有救護車嗎?”

    “你問這干什么,我讓你交代你的問題,你不要和我扯別的?”預審員很不高興的說道。

    “我的問題我自然會交代,前段時間他們把我弄到白山去,熬了我兩天,最后我昏了過去,在icu里躺了半個月,我要是這次死了,你們可什么都搞不清楚了”。華錦城雖然微笑著,但是神態疲憊,看去絕不是裝的那樣。

    這個時候,在另一間屋子的玻璃后面,陳東和耿長也看著華錦城,聽到華錦城這么說,陳東不由得回頭看了一眼耿長,似乎是在求證華錦城剛才說的話。

    “陳檢,這老家伙說的沒錯,你最好還是做個準備,萬一死在檢察院,不但是案子破不了,我看你還會有麻煩呢,這個老家伙還是很狡猾的”。耿長解釋道。

    耿長的話把陳東嚇得不輕,趕緊從醫院調來一輛救護車,二十四小時待命,反正這筆錢還得華錦城自己拿,所以做個準備也好。

    “陳檢,那我晚等你消息了,我那邊確定好地址我打電話給你”。耿長看了一會審訊華錦城,和陳檢告辭走了。

    依然是趙林開車,但是他看著耿長一臉的凝重,沒吱聲,可是他聽到了華錦城這三個字,是用腳趾頭都能想到耿長來找陳東是為了華錦城的案子,所以他在猶豫要不要將這個消息告訴丁長生。

    可是在這個時候,趙林的手機在他的褲兜里瘋狂的振東起來,好在是開著車,而且車廂里還想著輕柔的音樂,所以不太響亮,和自己的老板在一起,別人的電話都是不重要的,所以趙林根本沒理會,一直都是專注的開車,一直到將耿長送回了市局。

    借著廁所的功夫,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個陌生號碼,心里松了一口氣,可是這個號碼還發來了一條短信,要他在方便的時候回電話,這讓他心里犯嘀咕了,于是跑到了門外的小賣部賣煙,借口自己的手機沒電了,用小賣部的電話打給了那個陌生的號碼。

    “喂,哪位?”接通后,趙林問道。

    “我是丁長生,你在哪兒?”丁長生在電話里問道,這種語氣讓趙林感覺很壓抑,可能是次的事情后,自己的心里一直都埋著丁長生深深的恐懼。

    本來自

    本來自  /html/book/42/42584/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官梯最新章節。
新时时买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