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軍史小說 > 八一物流譽滿全球 > 三十二大獲全勝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八一物流譽滿全球最新章節。

    一營原本正忙著疏散群眾,并且在日軍的必經之路布設地雷構筑工事,嚴陣以待,接到特務連的通信員的通知,得知那上千日偽軍已經讓特務連給滅掉了,鄧卓然的第一反應就是:“你們該不會是在拿我們開玩笑吧?你們特務連是很強,但是才多少人啊,能憑一己之力吃掉上千鬼子和二鬼子?”

    通信員傲然說:“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那上千鬼子確實是被我們干掉了,而且是一頓時飯的功夫就干掉的!現在團長命令你們營馬上往連橋戰場開進,接收俘虜和裝備……媽的,光是俘虜就抓了好幾百,我們實在是忙不過來啊!”

    鄧卓然看了命令,確實是鐘偉的字跡無誤。他還是覺得難以置信,僅僅一個連就把上千日偽軍給掃了?雖說作為主力的偽軍戰斗力是水了點,戰斗意志是薄弱了點,但有好幾百日軍壓陣,人多勢眾,裝備又好,怎么可能被特務連一頓飯的功夫給掃掉?算了,不管怎么說,有俘虜和裝備撿終歸是件好事,他馬上帶上兩個連跑步前進,趕往連橋戰場。

    一個小時后,一營主力抵達連橋戰場,只見公路上尸體層層疊疊,橫七豎八,幾百名日偽軍俘虜雙手抱頭老老實實的蹲在地上,大氣都不敢透,而大約二十名頭戴鋼盔、身穿一種綠色斑點迷彩服的士兵手持一種帶著香蕉形彈匣的步槍在盯著他們。這些家伙的裝備實在是太精良了,鋼盔、迷彩服、解放鞋,腰間揣著手榴彈,胸口插著好幾個彈匣,鄧卓然口水都要下來了,揪著一名班長叫:“你們……你們上哪搞來這么好的裝備?怎么我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

    那位班長略帶得意的說:“這個啊,保密!不過營長你放心,很快就輪到你們換裝了!”用對待垃圾的態度指了指那些俘虜,又指了指扔了一地的武器裝備,說:“這些都是你們的啦,我們連還在打連橋呢,我們得趕過去助戰,就不陪你們玩了!”說完一揮手,兩個班集合,朝著連橋鎮跑步前進。一挺歪把子輕機槍橫在路上,以前看到這么一挺機槍大家百分之百會不要命的撲上去,為此打破頭都在所不惜,然而現在這些家伙居然根本就不拿它當回事,把它踢得滾來滾去,鄧卓然心都揪疼了……

    副營長謝錦秀看得直發愣:“這么多好槍,還有六門炮,他們居然都看不上眼?特務連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闊了?”

    鄧卓然說:“鬼曉得!”望著特務連那瀟灑的背影,又看看雜七雜八扔得滿地都是的武器,他咽了一口口水,叫:“二連,留下兩個排打掃戰場,一發子彈都不許漏了!一連跟我來,我們去連橋!”

    于是二連留下兩個排看押俘虜,打掃戰場,營長大人親自帶著一連,一陣風似的直奔連橋而去。

    連橋鎮里已經亂得跟個被捅爛的螞蟻窩一樣了。日偽軍最為倚重的炮樓在特務連的火箭筒和無后坐力炮面前跟豆腐差不多,那輛看似牛逼哄哄的裝甲車先是被高平兩用重機槍打成了篩子,接著被無后坐力炮炸成了一團好像被人反復嚼了五六個小時的口香糖一樣的玩意兒,伴隨裝甲車出戰的那一小隊日軍士兵無一生還。日偽軍還沒有反應過來,特務連就已經殺進了鎮內,大肆攻擊憲兵部、治安軍營部、維持會、軍營等目標。現在連橋鎮內的防御實在是空虛得不行了,能打的都隨豬口中隊出戰,掃蕩新四軍,然后讓特務連殺得連渣都不剩了,剩下這點渣渣哪里是特務連的對手?特務連三個一組利用建建筑物作掩護快速推進,機槍掃射自動步槍點射火箭筒轟擊,怎么打怎么有,殺得日偽軍人仰馬翻。日偽軍爬上屋頂架起機槍朝他們掃射,試圖遏制他們的攻勢,結果沒打幾槍,機槍手就被85式狙擊步槍射來的子彈掀飛了天靈蓋,上去一個死一個,試了幾次之后,都沒有人敢去碰機槍了。

    偽軍很機靈,見勢不妙立即繳槍投降,不是他們不努力,實在是沒法打,這幫土鱉的火力實在太猛了!日軍憲兵則在憲兵部拼死抵抗,寧死不降。薛劍強表示他很喜歡這樣的對手,在他的指揮下,特務連把那兩挺高平兩用重機槍搬上人力推車,推到憲兵部外面,然后開始摟火,僅僅一秒鐘就將整個憲兵部裹在了密不透風的彈雨之中。高射機槍子彈打穿沙袋,打穿墻壁,日軍賴以堅持的工事在這兩挺咆哮的高平兩用重機槍面前顯得極為脆弱,日軍呼天搶地的哭喊聲幾乎壓倒了重機槍的咆哮。在高平兩用重機槍的火力掩護下,幾個戰斗小組沖了上去,然后發現憲兵部里已經沒幾個還能開槍的敵人了,不是被撕碎了就是缺胳膊少腿,倒在血泊之中哀號,慘不忍睹。憲兵隊隊長奇跡般沒有中彈,他額頭纏著頭巾,揮舞指揮刀,滿眼血絲,狂嗥著沖出來揮刀朝一名特務連士兵劈去,那名士兵二話不說,對著這個死硬死硬的家伙打空了一個彈匣!

    然后這位憲兵隊長便化身萬千,墻上、地上、柱子上到處都是他的分身了……

    連橋鎮就這樣被拿下了,此戰特務連以三人陣亡、十一人受傷的代價摧毀了日軍四座炮樓,摧毀一輛裝甲車,全殲了日軍的憲兵隊,斃傷俘虜日軍四十三名,偽軍一百三十三名,不可思議的在一天這內取得了兩場大勝,而且兩次都是以微弱的傷亡代價干掉對手的!

    這次鐘偉終于過了一把癮,在巷戰中打空了三個彈匣,擊斃日軍憲兵四名,偽軍和別動隊九名,雖說肩膀被56式沖鋒槍那強勁的后坐力給震得都快失去知覺了,但是他滿不在乎,只覺得痛快,甩著胳膊對同樣一身硝煙味的參謀長說:“這沖鋒槍好使!都打得槍管滾燙了,一點故障都沒有,而且射出的子彈威力又大,那么厚的墻壁在它面前跟紙糊的差不多,真是痛快!”

    參謀長揚了揚手里的63式自動步槍,得意的說:“跟56沖相比,我更喜歡這支步槍,打得又快又準,像我這種已經有兩三年沒有摸過槍了的人用它都能一槍一命,接連擊斃了六名敵人,其中有三個都是小腿連中兩彈的,太過癮了!”

    鐘偉惡寒了一下……小腿連中兩彈,那些倒在參謀長槍下的家伙得倒霉到什么地步了啊!

    這兩位有說有笑的走進了憲兵部,薛劍強已經搶先一步殺進去,將整個憲兵部翻了個底朝天了。特務連首先就看憲兵部那面膏藥旗不順眼,一把扯下來撕成了破布片,順便將那塊寫著“武運長久”的牌匾拆下來掏出褲襠的家伙往上面撒尿,盡情地搞破壞。薛劍強則對搞破壞沒啥興趣,一門心思四處搜羅,看到什么值錢的就拿什么。首先他在憲兵隊長的辦公桌上發現了一個放置毛筆的青花瓷瓶,覺得這件青花瓷造型精巧絕倫,圖案精美,釉質瑩潤,瓷胎比雞蛋殼還薄,應該值不少錢,大手一揮,讓韓勇帶上。隨后覺得那方用來顯擺裝逼的墨硯古色古香的,也能賣出幾個錢,于是大咧咧的將上面的墨水倒掉洗干凈,扔進自己的背包里。這家伙就像是傳說中的周扒皮,逮著什么值錢的就拿什么,絕不放過一文錢!但是這點收獲顯然無法滿足他的胃口,他不滿地叫:“有沒有搞錯,堂堂憲兵部,油水大大的有,怎么可能就這點錢,你他媽在逗我!?”

    韓勇也頗為泄氣:“都沒幾個大洋,真是讓人失望!”

    薛劍強氣憤地說:“這點收獲,連子彈錢都賺不回來,太虧了!去,把那些狗漢奸的家都給我抄了,古董字畫,紅木家具什么的通通都不要放過!”

    不用他說,特務連已經在第一時間將那些替日本人賣命的漢奸給抓了起來,然后動手抄家了。在他們眼里,這些狗日的漢奸甚至比鬼子還要可惡,動起手來毫不客氣,稍有反抗的就一槍斃了,然后把尸體掛到樹稍上去,那些漢奸昧著良心斂來的不義之財則被他們席卷一空。不少漢奸呼天搶地狂叫冤枉,然而并沒有什么卵用,第28團又不是頭一天跟他們打交道了,對他們的所作所為知根知底,想蒙混過關,那是不可能的!

    最有意思的是連橋鎮鎮長,他反抗十分激烈,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受國民政府之命打入日軍內部,暗中為抗戰出力的,他兩袖清風,沒有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新四軍無權處決他!然而新四軍經過仔細搜查,卻在這位“兩袖清風”的鎮長家地下室里搜出了三十多根金條和四千銀元……好家伙,這位兩袖清風的鎮長比重慶那邊一個中將都要富了!

    “兩袖清風”和一身銅臭的維持會會長一起被掛到了樹梢上。諷刺的是,在那個一身銅臭的維持會會長家抄出的財物還沒有這位兩袖清風的鎮長家里抄出的多。

    鄧卓然帶著一連人馬氣喘吁吁的趕到,就趕上了這么個大抄家的場面。這位營長看著特務連忙回忙外的,心里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這次反圍剿,一營應該是主力才對的,現在倒好,所有的活都由特務連一手包辦了,靠啊!比起特務連搶了一營的活這種小事來,他更在意的是,特務連裝備之精良,跟一營都不像是一個國家的軍隊了!他委屈地向鐘偉敬禮,叫:“團長,你這是什么意思?”

    鐘偉樂呵呵的叫:“老鄧你來了啊?來自正好,趕緊讓你的人幫忙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弄上車打包帶走!”

    鄧卓然一跺腳,氣急敗壞地說:“你昨天還說要給我送一批裝備過來讓我拖住鬼子,結果今天你就親自帶特務連把鬼子和偽軍全給辦了,我們一營忙得灰頭土臉,結果除了搜集裝備收容戰俘之外,就沒有我們的事了,這不是亂來嘛!”

    鐘偉叫:“誰說沒你們的事了?趕緊幫忙搬東西啊!”

    得,團長大人真的拿下一營當苦力使了!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八一物流譽滿全球最新章節。
新时时买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