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扶搖而上婉君心 > 第七百六十六章 瞎了不成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扶搖而上婉君心最新章節。

    坐在馬車中的顧清臨聽到葉婉茹那一聲驚呼后,忍不住勾了勾唇角,露出一個有些愉悅的笑容來,同時擦著臉上胭脂的手也微微頓了一下。

    “還愣著不趕車做什么?難道現在羅寶蓮竟然架子如此之大了嗎?還是覺得你如今的身份地位給爺趕車掉價了?”

    看了一眼手中被染上五顏六色胭脂弄臟的錦帕,顧清臨眼中神色微冷,隨后啪的一聲把錦帕摔進了裝滿溫水的銅盆里。

    站在車邊,與顧清臨只有一簾之隔的小廝二狗羅寶蓮在聽到顧清臨的這些話后,臉上帶著驚恐驀地睜大了眼,同時也有些畏懼地縮了縮脖子。

    如今少爺連名帶姓的喚他,心中一定是非常惱怒他的……

    誰讓今夜他不只一次不管不顧地丟下少爺逃跑,害的少爺在葉小姐面前丟了人,而整個顧家只怕最清楚少爺心思的人就是自己了。

    自己這么做,如怎么對得起少爺的一片信任?

    “少……少爺,您實在是折煞小的了,小的哪敢對您有半分的不敬之心……”

    羅寶蓮捏了捏手中的馬鞭,帶著驚恐的臉上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

    嘴唇顫抖著囁喏了一會兒后,羅寶蓮眨了眨眼,憋回去了眼中的眼淚,撲通一聲跪在了馬車旁邊。

    “少爺……小的知道今夜小的屢次逃跑讓您失望了,可小的那會真是嚇破膽了,只想著回府上搬救兵……”

    “小的見您和葉小姐始終沒出來,又見到一隊身穿夜行衣的人跑進了范家莊,小的……小的以為您和葉小姐被人抓起來了,這才……這才丟下馬車跑的。”

    “少爺您相信小的,小的真不是故意要逃的……”

    馬車里的顧清臨面無表情的坐在那里,手上抓著水盆里的錦帕,聽著羅寶蓮一聲聲的哭訴,眼中流露出些許譏諷來。

    這個羅寶蓮從前仗著有顧清臨這個顧府二少爺撐腰,可沒少跟著他一起在金陵橫著走,原本他以為羅寶蓮是一個可用之人,可經過今夜一事,他不得不重新考量了。

    羅寶蓮的心地并不壞,從前跟在顧清臨身邊做的也不過是些無傷大雅的事,但今夜他數次丟下他和婉兒,只顧著自己逃命,實在是讓他心中十分失望的。

    于危難關頭丟下主子少爺不管不顧,已經不僅僅是膽子小的問題,而是他忠不忠心的問題。

    今夜他并沒有隱藏自己的身手,一路帶著婉兒從城南用輕功回到了葉府,羅寶蓮始終是看在眼里的。

    可現在他卻只字未提,只一個勁的解釋他逃跑的原因,來求得他的原諒。

    是因為驚慌失措一時間沒想起來,還是他心中另有打算,他并不知曉也猜測不出來,畢竟人心難測啊!

    他方才的故意發難,有恐嚇羅寶蓮的意思在其中,想讓他管嚴自己的嘴,忘記今夜所看到的。

    只是羅寶蓮要是一直這么三緘其口,倒更加的不能讓他安心,而他又不能因此而殺人滅口……

    “別廢話了,先趕車到皇宮。爺有要事進宮向陛下稟明。”

    “大老爺們兒哭哭啼啼的,反倒不如個女人家能抗事,出去別和人說是少爺我的跟班,都不夠讓你丟人的。”

    對著銅鏡抹掉臉上最后一抹鬼畫魂似的胭脂,顧清臨抬腳就把那銅盆踢出了車廂外,銅盆掉落在地上時發出一陣霹靂乓啷的聲響。

    銅盆里的水灑了一地,帶著些許溫度很快便泅濕了羅寶蓮的膝蓋,緊接著便是他跪在地上的小腿。

    羅寶蓮一動不敢動,甚至還打了個冷顫,而從膝蓋上傳來的溫度讓他感到一股徹骨的寒冷,這寒冷像是直接通到了心里,讓他忍不住開始打起了哆嗦。

    “瑟瑟瑟……”

    羅寶蓮咬緊的牙關撞在一起發出的聲音,聽的顧清臨耳中一陣難受,而他剛才那一腳,可謂是把顧清臨這個紈绔少爺演的淋漓盡致。

    “少爺……少爺,小的知錯了。”

    說著,羅寶蓮便咚咚咚地在地上連著叩頭,隨后一抹臉上的冷汗和眼淚,小心翼翼地收起銅盆,手腳麻利地跳上馬車。

    顧清臨抬眼看了一眼天色,這會兒已經過了丑時,若軒帝是一位勤政恪勉之人,已經該起身批閱奏折了,但現在的軒帝只怕還正在熟睡之中。

    他這會進宮,多半撈不著好,但這件事情不能一拖再拖,唯恐夜長夢多。

    沉默著趕車的羅寶蓮眼中神色依舊帶著驚慌不安,趕車時也有些心不在焉。

    “少爺……小的今夜眼瞎了……您別怪罪小的。”

    快到皇宮城門外時,羅寶蓮才勒停馬車,轉頭對著車廂內閉目養神的顧清臨鄭重道。

    顧清臨眼皮抬了抬,隨后輕哼一聲,便轉身跳下了馬車。

    “下官顧清臨深來此,是有十萬火急的事情向陛下稟告,還請墻上的小哥給通稟一聲。”

    站在距離城門十五六丈開外的地方,顧清臨仰頭對著城墻上已經把弓箭對準他的守城侍衛大喊一聲。

    大統領聶海閣正站在那名侍衛身后,目光沉著地看著城墻下渺小的顧清臨,眼中的神色在不停地閃爍變化。

    而箭矢搭在弦上的侍衛沒有得到聶海閣的命令,也并沒有放箭,就這么把鋒利的箭矢對準了顧清臨的前胸。

    聶海閣眼中神色不明地思忖了須臾后,挑了挑嘴角,露出一抹有些奸詐的笑來。

    “開門放人。”

    陛下對待顧清臨的態度,朝中眾人有目共睹,但這一份器重和青睞具體到了什么地步,誰也不清楚。

    他顧清臨想要進來他便放進來,至于會不會惹惱了陛下,就不關他事了。

    他自己作死想要以身試法,他又怎么會攔著呢?

    可若他今夜把顧清臨拒之門外,明日一早陛下怪罪下來,那么里外不是人的就是他聶海閣。個毛頭小子想要算計他沒那么容易!

    葉府洵卉院的書房中,聽完葉婉茹盡量平緩著情緒講出她今夜所見所聞后,葉洵的眼中盡是失望的痛惜。

    他能感覺到婉兒到現在還余慌未消的恐懼和膽戰心驚,更加令他痛心的是,這樣的事情卻不知道已經在金陵暗中進行了多久。

    難道這滿朝的朝臣們,當真都瞎了不成?

    “想不到啊!金陵中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此事婉兒你莫要再管了,這樣的事情你一個女兒家出面不方便。要是顧清臨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為父一定會盡全力的。”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扶搖而上婉君心最新章節。
新时时买的人多吗 哈尔滨麻将 票据理财平台比较 甘肃快三和值走势图 贵阳捉鸡麻将安卓版 微乐河南麻将怎么老是输 申穆出资 西北轴承股票代码 stockq国际股票指数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遗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数 11选5任五万能1 浙江快乐彩基本走势 股票配资0配资658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类型 200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股票推荐_天牛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