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扶搖而上婉君心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據之不見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扶搖而上婉君心最新章節。

    高博這句似是帶著阿諛奉承,又似是帶著些許表忠心意味的話,并未引得軒帝多言,只淡淡地瞥了一眼高博,軒帝便轉回首看著面前的荷塘。

    高博的一句感慨,卻是在軒帝心里深深地刻下了烙印。

    他又何嘗不曾生出這般諸多的感慨?只是他是一國之君,連情愛都是吝嗇的,又何來的那么多閑暇來傷春悲秋?

    從前,他身為皇子時,心中籌謀的便是如何能躋身眾皇子之上坐上儲君之位。

    為此,他不惜把當日的太子殿下大皇兄一家拖下水……

    世人常言長兄如父,旁的尋常人家他不知曉如何,但在他心里,他的父皇待他遠不如皇長兄待他親厚。只是,皇長兄終究礙了他坐上那個位子。

    對于此事,他心中是不悔的。他始終相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大皇兄當年待他親厚,這背后又何嘗沒有利用之心?

    嫡出的皇子受盡帝后寵愛,又得臣子誠服,已經是幾位兄弟眼里的一根刺,他始終覺得大皇兄待他親厚,不過是不想孤立無援罷了!

    再后來他稱心如愿地坐上了太子之位,又在背后推了一把已經活不長的先帝,最終坐上了那個至尊之位。

    坐上那個位子后,似是他這輩子的雄心壯志已經都耗盡了,他開始熱衷男女之事,似是那么多年的委屈和謹小慎微,都在那一刻釋放開來。

    如今,再也沒有人能站出來指摘他這不對那不對,更不會有人敢對著他指手畫腳……

    呵呵,也并非沒有,只是那些人早就變成了一抔黃土,再也不足為懼。

    他便算是安安穩穩地過了大半生,如今讓他發愁的幾位皇子……

    也終究會明朗的。

    蓮瓣上事而逗留的蜻蜓那薄薄的羽翼在陽光下泛著異樣的光彩,這才心中一片陰郁的軒帝不由面露笑容。

    他又何嘗不是許久未曾細心地留意過這些景致?

    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只是他如今卻是已經老了,在有些事情遠遠超出掌控的時候,他就知道,不服老是不行的。

    也許,真該到了頤養天年的時候,否則他怕歷史會再一次上演,到了那時,只怕已經無人能繼任這閔氏江山。

    列祖列宗守護的江山,雖不會千秋萬載地傳承下去,但卻不會斷在他的手里。

    做過一次罪人,便已經足矣。

    許是第一次認清自己已經年老的事實,軒帝心中一時間頗為感慨,且又是思緒萬千,但眼下最為讓他煩惱的卻是究竟該立哪位皇子為儲君。

    兩位前往封地賑災的皇子不日將回金陵已經是人盡皆知,這兩日呈上來的折子中雖有那么幾個淫穢地提了幾句。

    但他卻可以料想不出一個月,請立儲君的折子便會堆滿他的案頭,更甚至是不用等上一個月,便會有沉不住氣的臣子諫言哪位殿下適合坐上儲君之位。

    這些他都是經歷過的,不用推演也自是歷歷在目。

    臣子的諫言他可以不在意,不過隨口搪塞一個借口變能阻塞過去,但他身為帝王,心里卻是要有一個章程的。

    軒帝張了張嘴,似是想要對高博問上一問。

    在見到高博正臉上帶笑目光遠眺這片荷塘時,他忽然閉上嘴歇了心思。

    這個老東西慣來油滑,這種事情上斷不會出言,他問了也是白問。

    更何況,眼下這個老東西剛歇了心思又表了忠心,他便不必再提此事來恐嚇他。

    高博有異動他早已經察覺,但他念在高博一直在他身邊兢兢業業地伺候著,又并沒有做出損害他的事,便放了他一馬。

    不過是朝中人心惶惶想要依附新貴罷了,且他能留下高博至今,也是不想讓自己徹底的變成孤家寡人。

    他不想等他想憶往昔的時候,身邊連個老人兒都沒有了。

    軒帝抿了抿嘴角,收回了落在高博身上有些復雜的目光。

    對著大好的天光,聞著鼻息端淡淡的荷花香,驀地軒帝便有些昏昏欲睡。

    且這股睡意更似是浪潮一般,一陣比一陣兇猛。

    抬臉微微瞇眼看著頭上有些刺目的陽光,軒帝心中只留下一個念想,到底是歲月不饒人啊!

    靜靜地立在那里的高博望著荷塘許久,才長長嘆息一聲,旋即便轉身進了水榭里,再出來時他的手上拿著一張薄毯。

    仔細地蓋在軒帝身上后,他便默默退到亭中一角,靠著大紅漆柱坐下后也閉上眼打起了盹兒。

    不遠處的一隊侍衛只遠遠地走到拱橋橋頭,便四散開來隱沒在那些蒼翠中不見了身影,橋頭只留下兩位鎧甲銀亮的侍衛在此戒備。

    ……

    金陵如今正在秋老虎余威的肆虐中,但相距此地數千里之遙的云帆國如今已是一片銀裝素裹。

    霍都城里今日又下起了薄雪,不大不小的雪花裹挾著似是冰凌般的雨滴毫不留情地落下,打在行人的臉上,便似是顆顆沙粒打落,不多時便會臉頰通紅。

    要說冷,眼下時節落雪實在算不上冷,只今年落雪時節比往年足足早了月余,這也讓許多百姓們毫無防備。

    霍都城的驛管里閆卿之宿在一間上房里,此時屋外無聲落雪,屋內卻是已經燃起了炭盆。

    但看閆卿之似是仍舊十分畏寒般,裹著狐裘大敞縮在厚厚的錦被里。

    他的面色不似以往那般蒼白,也許是被放在近處的炭盆烘烤所致。

    閉著眼的他呼吸綿長好像睡著了,但寬敞的上房里卻并不見那名護衛的身影。

    “吱呀”一聲門響,一道身影帶著一股冷風和肩頭尚未打落的薄雪閃身進了屋。

    床榻上的閆卿之動了動,也不睜眼,“今日司徒國主還不肯見我們嗎?”

    許是因為病了的緣故,他的話語聽上去有幾分無力,但顯見已經對被司徒雷據見已經習以為常,話語間并沒有什么怒氣。

    閆卿之不怒,自是因為他心中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但這名護衛卻是十分惱怒。

    “司徒雷蹬鼻子上臉,又派人那些借口搪塞我們,已經足足十余日,他還是不露面。我看他現在是不見到糧食就不會答應見我們!”

    榻上的閆卿之睜開了眼睛,看向護衛時不禁微微瞇了瞇眼,“什么糧食?”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扶搖而上婉君心最新章節。
新时时买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