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正人君子 > 第11章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正人君子最新章節。

    “看著我。”(高·反客為主·調教)

    “去哪里?”他也喘著氣,聲音低沉又喑啞,像是從骨子里透出來。

    胡微不得不羞恥地承認,聽到這樣的聲音,她只會濕得更厲害。

    這把聲線獸欲而性感,讓她聯想起自己剛才被他蹂躪得水流不止的情景。

    “……抱……抱我。”她伸手勾住他的脖頸,貼在他耳邊輕聲呢喃。

    他會意地抱起她的腿,再摟上她的腰。

    她的腿是濕潤的,除了有汗,還有抽插時溢出的淫靡液體。

    而她軟軟地靠著他的肩膀,嘴唇仍在喘息著。

    她心想,這個印象中書生般的男人,先是在她的挑逗下那么激烈地占有了她,這已經讓她看到了反差。而現在,他抱著她也是這般輕而易舉。這實在讓她弄不清,那份溫和書生的既有印象,算不算一種偽裝?

    她好像真的小看了他。

    只不過現在的問題是,去哪里呢?

    她看向袁謙,對方還在等待她的回答。

    她閉上眼,把心一橫,伸手指向他的房間。

    她依稀聽見他說:“好。”

    胡微之前并沒有沒來過袁謙的房間,但從今夜開始,她一定會清清楚楚地記得這張床的質感——她剛被他抱進門,就被他摟著腰壓倒在床上。

    哪有他清醒時的半分克制理性,簡直活似一頭野獸。

    他的襯衫前襟終于全部敞開,僅剩的那顆扣子被他生硬粗暴地拽下來,落在地板上,發出突兀而清脆的聲響。他用腿壓上她的腰,隨意脫去了襯衫。她看著他赤裸的身體,看著他俯下身,手指撫上她的腳踝。

    房間里沒有開燈,光線從客廳的地燈透過來,加倍昏黃曖昧。

    這件事本就不需要環境明亮,只因它是上天賜給人類隱秘而放縱的極樂,自古至今皆然。

    他循著她的腿,一路吻上來,那股淡淡的混合煙草和酒精的味道由遠及近。

    胡微明明沒有喝酒,卻也莫名覺得天旋地轉。

    這并非是由于她剛過去不久的高潮,而是因為她真正感覺到了袁謙身上讓她心曳神馳的荷爾蒙。

    他的吻漸漸從她的腰再到她的胸,最后終于吻上她的嘴唇。

    他的手隨著吻慢慢上移,停留在她的胸前。

    他含住她的乳尖。

    隨著他的動作,她變得越發期待。

    她似乎用殘存的理智思考,忽然發現他正人君子的形象大概并非屬于偽裝,只是此刻欲望超越理性。

    他挑逗她的感官,讓她濕得徹底。

    也許他和她,在男歡女愛這件事上已經饑渴了太久,所以才一發不可收拾。

    而她并不討厭,反而覺得更加刺激,便任由他對自己,做那些平時不敢想的猥褻下流之舉。

    當他不滿足于玩弄她胸前的綿軟之處時,她的腿便被他用膝蓋分開來,然后她感覺到對方在用手指探尋她兩腿之間的秘境。聽著他按捺不住的粗重喘息,她的神智也徹底恍惚。

    其實從開始到現在,她都沒有干涸過。除了高潮時從體內噴出的液體外,還因為他對她的愛撫一直沒有停止。他當然算不上技術上佳的人,但當她看著他低著頭,在自己胸前吮吸的失控狀態,她的心緒加倍起伏不定。從乳尖傳來酥麻的電流,席卷到全身,她癱軟在他的身下、他的床榻之上,她知道,自己正和這位正人君子做著無法啟齒的事情。

    她一度以為他是典型的禁欲系,是哪怕三級片都不曾看過的純情男性。

    就在幾個小時之前,甚至在她打開門走進客廳之前,袁謙在她心中仍然不過是個代表“青梅竹馬”的符號。即便兩人相識于幼年,即便她和他都在同一城市讀書工作,也沒有什么深入接觸——除了胡微剛來那年,受父母之托來找袁謙。

    再后來就是機緣巧合之下,無處可去的她被他好心收留,兩人在同一屋檐下相安無事數月。

    在她需要安慰的時候,他會在旁邊默默聆聽。在她需要聲援的時候,他也盡可能地支持她。

    他們曾經的肢體接觸僅限于在她情緒低落到低谷的時候,他輕輕撫上她的發。

    胡微是個不拘小節的人,雖然從小長得出挑個性卻大大咧咧,從來不把和異性的肢體接觸當回事。但袁謙不是,他仿佛遵循著傳統文化中發乎情止乎禮的原則。就算他之前被蕭明明深深吸引以至于朝思暮想輾轉反側,也不曾做過擅越雷池的事情。

    她知道,他和她不一樣。

    他和她同住的這段時間,他只是像個兄長一般對她多有照顧。未必發乎情,但的確止乎禮。而現在,他吻上她的小腹,舌尖在她的皮膚上舔舐,也和她肢體交纏,汗如雨下。

    她的腿被迫大大分開,春光一覽無遺,被他硬生生擠進來。

    他的手壓著她的腿,動作激烈得甚至有些粗暴。

    她知道,這和平時的他也不一樣。

    胡微這個時候眼前忽然浮現袁謙另外的樣子:他總是一本正經地工作生活,因為職業的緣故穿得衣冠楚楚,表情溫和而不動聲色。

    想到這里,胡微竟忽然有些害羞,下意識地把臉偏向一邊。

    他卻不愿意給她害羞的機會,報復性地把她的臉扳正。

    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因為她總會想起那個叫她不要胡鬧的他。

    她失神地望向一邊,他的專業書整整齊齊地摞在書架上。這些仿佛都在提醒她,現在這個伏在她身上愛撫不停的男人,原本是什么樣子。

    她再次被插入,小小花徑被粗大的男性特征強硬地撐開、深入、霸占。

    但就在剛才,她明明興致勃勃,自以為占據上風,挑逗得不亦樂乎。

    可能人都有惡趣味,袁謙越是表現得規規矩矩,胡微越是想撩撥他。

    她就是想看正人君子理智全無、被情欲裹挾失控的樣子。

    可現在何止是胡鬧,簡直就是淫樂放縱。

    袁謙的表現大大超出她的意料,她現在已經被插得叫不出聲,只是覺得羞恥。

    偏偏這羞恥之事還是因為她而起,真是應了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

    更重要的是,在床上,她明明才是那個被蹂躪到想開口求饒的人。

    她不得不捂住自己的嘴,強行止住呻吟聲。

    少了她的聲音,下身的抽插響動卻反而變得更加明顯。

    她知道那是從來循規蹈矩的謙謙君子已經放棄了理智與道德,在用他的身體讓兩人享受最原始的情欲,最墮落的快樂。

    他忽然停下來,打斷她的思緒。

    “看著我。”

    釋放自我的君子兄~有沒有很霸氣!有沒有被反差煞到!

    小狐貍!自作孽不可活啊

    還要繼續嗎?請告訴不醉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正人君子最新章節。
新时时买的人多吗 2011年长线股票推荐 下载河北快三 北方推倒胡打漂的意思 天涯海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四川麻将游戏 快乐十分开奖图 浙江11选5前3直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湖北三十选五开奖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2027 怎么看股票指数 武汉麻将反金什么意思 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 pk10公式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