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寒門仙貴 > 第四百二十章 傳承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寒門仙貴最新章節。

    小個拿出兩份量的血肉,扔到了沙地上。

    血腥氣散出,遠處的頭顱大小的沙蝎聞到血腥味快速朝著這邊爬了過來。

    沙沙沙!

    沙蝎快速朝著這邊爬來,很快血肉上圍了一圈的沙蝎。

    黃色的沙蝎用鰲鉗撕著血肉,鮮血流淌了一地,血腥氣更加濃郁。

    不多時,那些血肉便被分食一空,不過薛鵬口中的大個的沙蝎仍是沒有出現。

    鴻雁看向薛鵬,低聲喝道:“你不是說有個大家伙么,在哪里呢?”

    薛鵬低聲道:“血肉還是太少了,依我看,不如一次放五份吧。”

    “五份?你真敢開口。”

    羽翎則是道:“小個,就再放五份。”

    小個沒有多說什么,直接將五份血肉扔了出去,這里的血腥味更加濃郁了。

    也就在此時,沙地上頓時鼓起了一個小型的沙丘。

    這沙丘看去足有七八丈高,朝著血肉的方向快速移動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羽翎、鴻雁、小個都瞪大了眼睛。

    轉眼間,那小沙丘移動到了血肉附近,一個巨大的鰲鉗從沙地中竄出,那五份血肉在那鰲鉗面前顯得微乎其微。

    幾乎同時,幾聲轟鳴響起。

    羽翎引爆了血肉中的禁制,四周黃沙被炸飛,一個龐大的身影浮現了出來。

    那是一只沙丘一般的巨大沙蝎,那巨大的眼眸此刻正盯著眾人,一股恐怖的氣息將眾人籠罩。

    羽翎想也不想,低喝一聲:“跑。”

    下一刻,四人拔腿就跑,這么個大家伙,已不是他們能對付的了。

    這只巨大的沙蝎口中發出一聲怪異的嘶吼,四周沙地陡然浮現密密麻麻的沙丘,一只只沙蝎從沙地中鉆了出來,朝著薛鵬四人追了過去。

    沙沙沙!

    黃色的沙地上,不知幾百幾千的沙蝎追著四人跑。

    前方,鴻雁一臉怒氣:“姓鐵的,瞧瞧你干的好事,讓你找個大個的,你就找了這么一只,你是想害死我們啊!”

    薛鵬含笑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想到,會弄出這么個大家伙來。”

    “你還笑,我讓讓你笑。”鴻雁俏臉浮現一絲怒色,朝著薛鵬一槍扎了過去,薛鵬急忙躲開。

    “鴻雁姐,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鴻雁怒道:“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羽翎感受著背后越來越近的氣息,忽然止住了腳步:“我留下斷后,你們快走。”

    鴻雁也猛地停了下來,急道:“這怎么能行。”

    說著她拉著羽翎道:“我們四個分開跑,誰能活下來就看各自的運氣了。”

    “不行,聽我的,你們三個快跑,我留下斷后,否則誰也跑不了。”羽翎神色凝重道:“放心,我已快修煉到骨甲境,這個大塊頭不一定奈何得我。”

    “不行,就算是骨甲境,也絕對不可能是它的對手,更何況還有這么一群的沙蝎,羽翎,你聽我的,我們分開跑,能跑一個是一個。”鴻雁急切道。

    薛鵬忽然發現,事情似乎弄得有些大條了,他可沒料到,這個大塊頭,竟然能驅使這么多的沙蝎群。

    薛鵬也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那沙丘一般,正在靠近的沙蝎,還有四周的沙蝎群,臉色一沉。

    這件事因他而起,也當由他扛起。

    薛鵬看了羽翎、鴻雁、小個一眼,道:“這東西是我引來的,我去把他引走,你們三個朝著相反的方向離去,可保平安。”

    鴻雁聞言神色一暗,沒有多說什么。

    羽翎眉頭挑起,厲聲道:“難道你們不明白,這里除了我,沒有人能夠擋住它么,快走。”

    鴻雁執拗道:“不,你跟我們一起走。”

    羽翎身影閃動,一個手刀切在鴻雁后頸上,鴻雁眼前一黑,頓時昏厥了過去。

    “小個,帶鴻雁走。”

    小個扛起鴻雁,在短暫的瞬間,他便做出了最理性的決定,看了羽翎一眼道:“保重,如果活著,老地方見。”

    話音落,小個身影朝著一個方向急速射去。

    見小個離開,羽翎心底一松,同時看向薛鵬道:“你還不走?”

    薛鵬笑道:“已經來不及了,不過,如果能把這個家伙收拾了,你說我們能得到多大的血丹?”

    眼看著那巨大的沙蝎急速逼近,羽翎臉色越來越沉:“一會我拖住它,你找機會溜走。”

    薛鵬聞言哈哈一陣大笑,此時此刻他決定不再保留。

    體內神力流轉,三頭六臂神通使將出來,兩條金色的手臂從背后浮現,不死皮裹在上面,就仿佛是兩條真正的手臂一般。

    體內不滅金身快速運轉了起來,今天他要用這大塊頭,好好試試自己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看到薛鵬的異變,感受著薛鵬陡然壯大數倍氣息,羽翎的瞳孔一縮,不禁道:“你,難道已經參悟了圖騰,不對,你連骨都沒練成,怎么可能參悟圖騰?”

    薛鵬笑道:“羽翎姐,先不要管其他,先把這個大塊頭解決了吧,我吸引它的注意,羽翎姐,你砍掉他的腿,限制它的行動。”

    下一刻,薛鵬身影一閃,一條手延長伸了出去,抓住了蝎子背部的凸起的殼,手臂收縮,身影快速飛向沙蝎。

    沙蝎巨大的鰲鉗揮向了薛鵬,帶動的氣勁仿佛一陣風墻,以極快的速度壓向了薛鵬。

    薛鵬只覺一股強大的力量朝著自己壓了過來,他快速朝后退去,那鰲鉗勾不著他,只是胡亂地揮舞著。

    下方羽翎已沖到了這沙丘般大小的沙蝎下方,那粗壯的仿佛千年古木的巨腿不斷的挪動著,將一些小沙蝎踩成肉泥,不過仍有大量的沙蝎朝著她沖了過來。

    羽翎左躲右閃,靈動的身影在這些沙蝎見翩翩起舞,掌中的骨劍纏繞上了一陣血光。

    血光中,骨劍在緩緩變大,最后變成一柄長丈許,巨大的淡金色骨劍。

    羽翎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揮動骨劍,朝著沙蝎的關節處狠狠插了進去。

    刺啦啦!

    一這火光四射,白色的骨劍被羽翎狠狠插了進去。

    此時,一旁的沙蝎已沖向了羽翎,羽翎想要轉動骨劍,卻發現,骨劍已被死死卡主,半點轉不動。

    羽翎只能放開骨劍,退到了一側,不過沙蝎的這條腿行動頓時緩慢了下來。

    沙蝎背部,薛鵬一拳轟在了沙蝎的背部,強大的反震力頓時將他的拳頭震開。

    好硬!

    幾乎同時,沙蝎的尾巴朝著薛鵬砸了下來。

    薛鵬身影一閃,閃到了一旁,沙蝎的尾巴頓時砸在了那堅硬的甲殼上。

    砰!

    一聲悶響,沙蝎的甲殼顫抖了幾下。

    薛鵬額頭浮現細密的冷汗,這要是被砸中,一下就要成為肉泥吧。

    薛鵬一摸乾坤袋,奔雷劍已握在掌中。

    奔雷劍是他手上最鋒利的利刃,隨著三頭六臂的神力注入其中,奔雷劍上泛起了道道雷弧。

    薛鵬體內的靈力被壓制得死死的,三頭六臂產生的神力無法催動雷法,他只能靠著神力激發奔雷劍本身的力量。

    隨著神力注入其中,奔雷劍上閃爍起了雷弧,一股爆裂銳利的氣息頓時四溢開來。

    薛鵬四只手都握住了奔雷劍,猛地揮動,銳利劍刃砍在了甲殼連接的柔軟部分。

    刺啦啦!

    一陣摩擦聲響起。

    那半透明的柔軟部分被薛鵬一劍砍出了一大條口子。

    薛鵬身影接連閃動,一劍劍揮出,薛鵬很快便將沙蝎背上的一大塊甲殼四周的柔軟部分全都斬下。

    緊接著,他兩條手臂抓住那甲殼,猛地發力。

    “給我下來吧。”

    薛鵬用力一揭,將那塊巨大的甲殼給揭開了一半,再一用力,這才完全揭了下來。

    薛鵬將那甲殼一拋,沾染著血肉的甲殼頓時被扔了出去。

    幾乎同時,沙蝎口中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

    隨后便見這沙蝎身體周遭浮現濃郁的血氣,下方的羽翎見狀瞳孔一縮,高呼道:“鐵兄弟,快躲開。”

    薛鵬想也不想,將背后的鐵球放在胸前,猛地向后跳去。

    與此同時,那沙蝎猛地回頭,一口綠色的汁液,帶著一陣腥臭,下一刻,綠色的汁液染成了一片火焰,朝著他撲了過來。

    此時,薛鵬靈識溝通鐵球。

    鐵球周圍散發出陣陣水汽,那些火焰盡皆被鐵球吸收。

    不過還是有些綠色的汁液與火焰墜落地面,覆蓋到了那些小沙蝎的身體上。

    便見那些小沙蝎的身體頓時被腐蝕,同時燃起火焰,不一會被燒得只剩下一團灰燼。

    薛鵬見狀心中暗叫好險。

    他抬頭再看向那沙蝎,只見其神色萎靡了一陣,那種恐怖的氣息也弱了一些。

    隨著他一陣嘶吼,四周的小沙蝎再度沖向了兩人。

    薛鵬與羽翎站到一起,羽翎大口喘著粗氣,顯然消耗極大。

    羽翎道:“這么耗下去不是辦法,我們早晚先被他耗死,,這大家伙氣血太充足了。”

    聽到這里,薛鵬一愣,眼中光芒連閃,口中道:“我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一試,如果成了,或許我們不僅能順利脫身,更可能拿到這個大家伙的血丹。”

    羽翎躲開一直沙蝎的尾刺,口中道:“到現在你還沒放棄這個打算。”

    薛鵬猛地向后跳去,多開了幾只沙蝎的攻擊問道:“小個子那有不少吸引沙蝎的血肉,你這有沒有更好的東西?”

    “有,為了吸引這的沙蝎,我做了不少準備。”說羽翎將一個玉瓶拋給了薛鵬。

    “這里面是蠻妖的精血,對喜歡鮮血的沙蝎有著致命的吸引,只要一滴,就能夠吸引方圓百丈的沙蝎。”

    薛鵬眼睛一亮:“有了這東西就好辦了,羽翎姐,等著拿血丹吧。”

    話音落,薛鵬不退反進,左后持著奔雷劍,右手持著玉瓶,再度跳上了沙蝎的背部。

    薛鵬揮出數百劍,耗費了大半的神力,又掀了一個甲殼,將半瓶數十滴血紅的液體滴滴在了沙蝎血紅的肉體上。

    但同時,神力消耗太大,薛鵬反應遲鈍了一些,被沙蝎的尾刺擊中了。

    尾刺先是擊中了鐵球,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鐵球又砸中了薛鵬,一人一球倒射飛去。

    數百丈外,薛鵬狠狠砸入沙地中。

    羽翎身影連閃,斬殺了幾只撲向薛鵬的沙蝎,將薛鵬從沙地中撈了出來,看著薛鵬微微凹陷進去的胸口,不禁道:“怎么樣?”

    薛鵬嘴角流著鮮血,眼中卻充斥著狂熱:“好大的氣力,如果不是鐵蛋幫我擋了一下,我全身筋骨就全碎了。”

    薛鵬擦了擦嘴角,含笑道:“現在,等著看好戲吧,這可血丹我要定了。”

    羽翎道:“你就不要想你血丹了,現在小個他們已經跑遠了,我們也找機會脫身吧。”

    薛鵬卻笑道:“你先看看,再做決定不遲。”

    羽翎一愣,順著薛鵬的目光看了過去。

    方才,薛鵬將那血之精華灑在了那沙蝎的身上,一股淡淡的清香散溢出來,這只大沙蝎越是扭動,血之精華散發的就越快。

    不多時,這淡淡的清香便散了開來。

    原本攻擊薛鵬與羽翎的小沙蝎停止了動作,開始折身往回跑。

    而距離這巨大沙蝎較近的沙蝎順著那粗壯的腿爬上了它的背部。

    那一個個巨大的鰲鉗正在撕扯著沙丘一般沙蝎背部的血肉。

    看到這一幕羽翎頓時愣在了原地,看著面含笑意的薛鵬,不禁道:“這就是你的辦法,這能行么?”

    “看著吧,行不行一會就知道了。”

    數不清的小沙蝎爬上了沙丘般巨大的沙蝎,撕咬著大沙蝎的皮肉。

    大沙蝎一聲嘶吼,口中噴出一道道綠色的汁液,將背部的小沙蝎一一燒死。

    但它本身的甲殼卻也被火焰燒得軟了下來,背上的血肉更是一片焦糊。

    更多的小沙蝎不要命的沖了上去,大沙蝎一口口綠色的汁液噴出。

    不過它噴出的汁液越來越少,最后好像干咳一般,一口汁液也噴不出,而它的身體也從背部被掏出了一個大洞。

    轟隆!

    一聲巨響,大沙蝎的身體終于支撐不住,倒在了地上。

    龐然大物倒塌,那些小沙蝎頓時撲了上去,開始蠶食它的肉身。

    薛鵬道:“現在我行動不便,羽翎姐,你去把那血丹取出來吧。”

    羽翎點了點頭,身影連閃,羽翎將巨蝎腿部的骨劍拔了出來,幾個跳躍跳上了巨大沙蝎的頭頂,高舉骨劍,狠狠插了進去。

    沒有了血氣的支撐,巨蝎的甲殼在骨劍面前不堪一擊。

    骨劍狠狠插了進去,羽翎深吸一口氣,猛地往下一拉,整個頭頓時被切開了一條長長的口子。

    羽翎接連砍了數十劍,終于將頭顱砍掉一半,找到了一個血色的珠子,足有臉盆大小,一只手根本握不住。

    羽翎一劍將左右的沙蝎劈開,又將珠子挑了出來,骨劍一拍,這血珠飛向了薛鵬。

    緊跟著,羽翎將地上那些已經死去的大個的沙蝎的腦袋都劈開,從里面取出一顆顆成人拳頭大小的血丹。

    羽翎心中大喜,被巨蝎弄死的沙蝎不知數百,血丹完好的驚百只,拳頭大小的血丹足有七。

    他們平日等候十幾個晝夜還不一定能得到一個,現在好,一下就得到了七個。

    收好了這十一個血丹,又將那三十多個稍微小一點的血丹取出,羽翎忽然看向遠方。

    遠方,一道血光正在快速逼近,羽翎臉色一變,不再取這些血丹,而是跑向薛鵬,手臂夾住薛鵬快速朝著遠方離去。

    然而此時,后面那道血光已逼近了,口中喝道:“前面的人,站住。”

    羽翎臉色一變,薛鵬看了一眼身后充滿血光的人,不禁道:“怎么了?我們為什么要跑?”

    羽翎急忙道:“以后你記住,一定要遠離那些渾身充滿血光的人,我們分頭跑。”

    就在羽翎將薛鵬甩出去時,薛鵬一只手抓住了羽翎,同時不死皮化作了一對羽翼。

    肉翅閃動,薛鵬抱著羽翎飛向了高空。

    地面拿到血光輕哼一聲:“想走,哪有這么容易。”

    血光中微微一矮,隨后猛地竄起,射向兩人。

    羽翎神色一凝,手中骨劍猛地拋了下去,射向那道血光。

    血光中一柄血色長槍刺向暗金骨劍,骨劍碎裂,但是那血光一也一滯。

    薛鵬肉翅一振,帶著羽翎飛向了高空。

    血光中陡然發出一聲嘶啞的怒吼:“我記住你們兩個了。”

    血光緩緩落了下去,半空中薛鵬不禁道:“那團血光是怎么回事?”

    羽翎神色凝重,緩緩道:“他們原本也是東州人,不過卻被這里的血氣侵蝕心智,化作了半人半血妖的生靈,我們稱他們為血靈。”

    “血靈已算不上是人了,看到他們身上的血光了吧,這些血靈身上的血光越是濃郁,說明他們殺的人越多,實力也越強勁。”

    “這血靈周身的血光把他整個人都遮掩了,他殺的少說也有百人了,這樣的人,我們不是對手,有多遠就要躲多遠。”

    “對了,你的怎么會有翅膀?”

    薛鵬笑道:“秘密。”

    羽翎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你的秘密還真不少呢,還有你那對手臂,也是秘密?。”

    薛鵬點了點頭:“嗯,你不會說出去吧?”

    羽翎嘴角微微掀起一絲笑意:“你本可自己離去,卻仍是帶上了我,我又怎么能透露你的秘密呢。”

    薛鵬也含笑道:“誰讓你一聲不吭就要留下斷后呢,像你這么傻的女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羽翎聞言臉上表情一滯,浮現了一絲怒色:“我好心為你們斷后,你非但不感激,還說我傻?”

    薛鵬呵呵笑道:“口誤,口誤,像你這么偉大的女人,我怎么可能留下你不管呢。”

    聽了薛鵬這話,羽翎的臉色雖然緩和了些,可仍舊不是十分好看,羽翎教訓道:“我東州在大曌、羽明兩個大國的夾縫中生存是何其不易,你姓鐵,是鐵氏家族的人,你也應該為鐵家為城主府,為東州的千萬百姓考慮。”

    “如果我們東州人不能相親相愛,不能相互幫助,如何能夠生存下去……。”

    羽翎一陣長篇大論,足足說了半個時辰,薛鵬一直沒有時間插嘴,直到她說得有些累了,薛鵬這才道:“羽翎姐,像你這樣的東州人多么?”

    “嗯?”羽翎遲疑了一聲:“你指的像我什么?”

    “像你這么傻的人。”薛鵬想這么說,不過他口中卻道:“像你這么一心為了東州考慮的人,你這樣的人,不多吧。”

    羽翎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很多很多,我們東州的兒女,都是長生天孕育的兄弟姐妹,雖然免不了一些不喜團結的人,但大多數都相親相愛,他們都會自動擔任起提攜后輩的重任。”

    “我第一次進入血神塔,便是一個叫鐵鐵的大哥幫著我的,他也用他的行動教導了我,作為東州人,就要相互團結,就要幫助弱小的兄弟姐妹強大起來。”

    薛鵬聞言想到了之前與虎子等人同行時的情景,那個時候,虎子也是不耐其煩的為他講解,幫著他錘煉金身,毫無怨言,薛鵬不禁嘆道:“在這個方面,東州人這種傳承與大曌的仙舉制好的多啊。”

    羽翎聞言看向薛鵬道:“你去過大曌?”

    薛鵬含笑道:“嗯,羽翎姐,我們現在往那邊飛?”

    羽翎伏在薛鵬的背上,左手摟住了薛鵬的腰,右手指著一個方向道:“去那里。”

    薛鵬又飛了大約一個時辰,終于在地面上看到了正在急速奔跑的小個。

    薛鵬身子低了下去,在小個面前停了下來。

    薛鵬背上,羽翎與薛鵬道:“你能載幾個人?”

    薛鵬道:“再載兩個人不成問題。”

    羽翎:“那把他們兩個也帶上吧,那個血靈只怕會追著下個的蹤跡,到時候我們都危險。”

    “好。”薛鵬沖著下方喊道:“小個,上來了。”

    聽見有人喊自己,小個猛地抬頭,便見一只手纏住了他,用力一卷,將小個還有鴻雁卷到了自己背上。

    薛鵬后背上,擠著三個人,小個愣愣地瞧著羽翎,羽翎解釋了一番,小個神色動容道:“你們碰到了血靈?”

    正在此時,小個忽然向著自己來時的方向看去,便見一道血光由遠及近,快速逼近。

    小個心頭一凜然,額頭溢出細密汗珠,“羽翎姐、鐵大哥,謝謝了,如果你們來得再晚一點,我跟鴻雁可就慘了。”

    下方,那道血光停了下來,薛鵬低頭看去,即便隔著老遠,他也能感受到血光中傳來的那股強烈的殺意。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寒門仙貴最新章節。
新时时买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