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強股神在都市 > 第40章 又是人情債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最強股神在都市最新章節。

    先不說在琉璃城虎視眈眈的一男一女,哪怕他們不來找我麻煩,一個手腳都斷了的殘廢被丟在地上,肯定沒人會管,說不定還以為是碰瓷兒的呢。

    不行,不能被這個美女蛇丟在這里!

    我原本耷拉在美女蛇身側的雙腿,用力一蜷,纏在了她的腰上,"云總,要不是我剛才拼命,您現在已經把天下坊輸給了倪冀。堂堂天下坊的掌舵人,受人恩惠,卻恩將仇報,傳出去。不太好聽吧?"

    天下坊,春城最大的古玩交易城。傳說,賭石的人全在那里交易,絕對的日進斗金。

    云總停止了扭動身軀,"你在威脅我?"

    "我也不想為難云總您,只是我現在的處境,您要是丟下我。必死無疑。我還不想死。"

    "你知道上一個威脅我的人在哪里嗎?"

    美女蛇的聲音比刀子還冷。

    我咬了咬牙,"不管去哪兒,總比被丟在這里被人侮辱強。不然,云總您干脆把我丟馬路中央吧,說不定還能撞上個倒霉蛋,給我老婆孩子留點兒賠償費。"

    胳膊好痛,我背上的衣服因為疼痛已經被冷汗浸透。偏偏背著我的美女蛇,遲遲不松口。

    "我送你去醫院,有什么好處?"

    艸,她可真會趁火打劫!然而,一窮二白的我,根本沒什么好給她的。

    "你想要什么好處?"我反問,這樣也算故作高深吧。

    "我還沒想好,不過,既然李聘婷看重你,你應該確實有過人之處。這樣吧,算你欠我一次人情,以后我要你還的時候,你不準拒絕,怎樣?"

    艸,又是人情債!我現在一聽這個詞就渾身難受,不過,痛地快要死去的我,沒得拒絕,"好啊,不過,先說好,你的要求可不能是取我性命一類的。"

    "放心,我對你的小命不感興趣。"她冷淡地說完,再次邁開大長腿。

    然后我看見了一輛黑色的摩托,寶馬啥子款我記不得了,超級炫酷的仿賽車型,一般都是男的在騎。

    美女蛇大長腿一跨,姿勢酷帥地一塌糊涂,如果沒有我在后面死纏著她的話,她應該會更瀟灑。

    "你可真是個麻煩。"她有些高興地抱怨。

    "可要不是我這個麻煩,你的寶貝天下坊現在已經易主。"我涼涼地懟回去。

    嫌我麻煩,當初別選我啊,我翻個大白眼。

    "停。"美女蛇冷冰冰的嗓音傳來,"我會把你送去醫院,還會給你請最好的骨骼大夫做手術,但是以后,我不想再聽你提起剛才的賭約,一個字都不行。"

    "不提就不提,麻煩云總您能快點兒開車嗎,我快痛死了。"我差點兒就痛叫出聲。

    美女蛇這才拿起頭盔,戴上,轉身看見我身體毫無支撐地坐著,她眉心蹙了一下。

    啪啦,她抽出了腰帶,把我和她捆在了一起,在前面用力一扎。

    呃,我整個人幾乎是貼在她的背上。

    我能感覺前面的人不舒服地扭動了兩下身軀。

    看不出來,這個外表冷冰冰的女人,身子還挺暖和。衣服都被冷汗浸透的我。忍不住向溫暖的源泉再靠近了兩分。

    這次前面的美女蛇竟然奇怪地沒有再扭動身子,而是快速啟動了摩托車。

    雖然已經是冬季的尾巴,風還是挺冷的,靠在美女蛇身上的那一丁點兒溫暖,很快被冷風吹散了,全身快要被凍僵。

    摩托車開進醫院時,我臉部肌肉都失去了知覺,腦袋昏昏沉沉的,大概是失血的原因,我連眼睛都睜不開。

    隱約之中,我聽到美女蛇在和醫護人員交涉,要他們找最好的醫生,具體的我聽不清,再后來,我被推進了手術室??

    醒來時,鼻間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你醒了。"

    帶著疲憊的嗓音,是老婆周小靜的。

    我下意識閉上了眼,她怎么來了?

    "你到底醒沒醒啊?"周小靜的聲音失去了耐性。

    我趕緊掀開眼皮,佯裝虛弱地開口,"醒了,不過身上很痛。"

    "能不痛嗎。胳膊都斷了。"周小靜板著臉,眼里是濃的化不開的憂愁,"你說你得多沒用,走個路都能掉溝里去,還把自己的胳膊摔斷了。要不是遇上好心人,看你不死在溝里!"

    掉溝里?我惡寒地抖了抖身軀,那個美女蛇可真會編理由啊,我沒長眼睛嗎,大白天掉溝里?

    "家里已經有個小的需要照顧了,你現在又變成這樣,這日子怎么過啊?"周小靜愁地白頭發都冒出來,手捂著額頭,一臉喪氣。

    我有些愧疚,又給老婆添堵了。

    "不然。咱們把房子賣了吧?"我很小聲地說。

    我這邊還要住一段時間的院,青青那邊也離不開人,周小靜短時間內都不能去工作,我們的手上已經無錢可用,只能賣房。

    "房子賣了,咱們住哪兒?"周小靜舍不得。

    我也舍不得,對一個異鄉人來說,房子是他的家,沒有了家,總有種在外面漂泊的感覺,不踏實。

    "等度過了這段困難期,咱們可以再把房子買回來。"我想去握周小靜的手,給她些信心,卻發現自己的雙手都打著石膏,動彈不得。

    超能力也沒了,我現在徹底變成

    一個廢物,

    "再買回來?"周小靜冷嘲地吸一口氣,"以前你好手好腳我們才勉強買一套小兩居,現在你成了這副樣子,還可能嗎?"

    我懊喪地垂下頭,不敢看老婆周小靜。

    是啊,還可能嗎?

    "要不,你打電話叫你媽來吧。"周小靜咬了咬唇,"家里窮成這樣,我要是再不出去賺錢,只能三個抱團兒餓死。你住院的時間,你媽白天負責給你和青青做飯,我下班后再來這邊照顧你。"

    "那樣你太累了。"我心疼她。

    白天上班穿高跟鞋跑一整天,晚上還要來照顧我,太辛苦了。

    "累又能怎么辦,誰讓我嫁給你這個衰貨了呢!"周小靜重重地嘆口氣,"以后青青長大,我說什么也不會同意她找個窮屌絲的。"

    我一句話都不敢說。

    誰不想過好日子,現在的男人,還想找個條件好的媳婦兒,少奮斗三十年呢,何況女人。

    "你打電話給你媽的時候,記得讓她帶點錢來。"周小靜說這話的時候,眼眶有些紅。

    在這個世上,周曉靜最不想求的就是我媽,可能是周小靜坐月子的時候,娘倆鬧地太厲害,傷了感情吧?太具體的我不知道,只記得,有一次,我聽她們爭執起來,周小靜說,"您放心,我就算是要飯,也不會求到您的頭上。"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媽不肯說,周小靜也諱莫如深,反正后來我媽就很少來了,事情就此揭了過去。

    這次,家里再次陷入困境,丈母娘那邊經過幾次的鬧騰,也指望不上,她只能讓我媽來。

    可是,我知道,讓我媽來,刺痛了周小靜的自尊,雖然她總說,窮人沒有資格談自尊,可真地被打臉,心里到底難受。

    我答了聲好,周小靜就掏出手機,把耳機給我戴上。

    聽到電話接通,她就起身走了,說是去上廁所,我知道她是不想聽我求我媽。

    其實。一個兒子,叫自己媽來照顧幾天,哪里需要求?只是周小靜太在意要用到我媽這件事而已。

    天下的男人,十個有八個都處理不好婆媳關系,這方面,我也無奈。

    我大致把我的情況說了,我媽當即答應來照顧我。只是錢方面。有些困難。我弟剛換了臺新電腦,花掉好幾千。

    "要不,再去借點兒吧。"我小聲說。

    "萬一還不上??"我媽遲疑了。

    我其實也害怕還不上,之前我有超能力傍身,還能硬氣點兒,這會兒我也沒了主意。

    "要不,您先來。家里有多少錢算多少,來了再說吧。"我決定還是不為難爸媽了。

    大不了,我去賣血!我咬牙想著。

    "你又看股票!"

    隔壁病床突然有人喊起來。

    我還來不及尋聲看去,一個物體沖我飛過來,砰地砸在我的身上。

    我低頭一看,是部手機,屏幕還亮著,上面赫然是一支股票的K線圖。

    看著那K線圖,我眼睛陡然瞠大,腦子里的是漲勢圖嗎?

    我甩了甩腦袋,圖形還在,再甩,依舊在。

    怎么回事?

    超能力不是沒了嗎?

    "媽,你這是干什么啊,我不就是看看股票而已嗎!"被搶走手機的病友不高興地說,"你看你,把手機都拍飛了,砸傷人家,怎么辦?"

    那個拍飛手機的老太太這才看向我,對我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啊。小老弟,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我兒子因為炒股把好好的家都炒散了,還不肯收手,我都被他氣死了。"

    老太太站了起來,要來拿掉在我身上的手機,臉上有些緊張,"你沒傷到吧?"

    "我沒事兒。阿姨。可以幫我個忙嗎?"我笑問。

    "什么忙?"老太太可能因為剛才砸了我,笑地很和藹。

    "幫我點一下手機屏幕上的小字,可以嗎?"我下巴沖開著機的手機努了努。

    老太太順著我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行字赫然是一支股票的名字,她的眉毛一擰,"小老弟,你也炒股啊?"

    我苦笑,"不炒,只是看這圖形挺有趣兒的。可以幫我點一下嗎,我就看一眼。"

    老太太搖了搖頭,"你們這些年輕人啊,都不知道好好工作,整天想著不勞而獲??"

    老太太叨咕著,手指在手機屏幕上輕點一下。

    哈哈??我仰天大笑,我的超能力終于又回來了!

    "他這是怎么了?"老太太一臉緊張地看自己的兒子,"不會是被手機砸一下,傻了吧?"

    那病友也變地緊張兮兮的,"應該不至于吧。"

    我趕緊收起笑,"阿姨,我沒事兒,我就是想起一些開心的事情而已。"

    "什么事情?是關于炒股的嗎?"病友一臉興奮。

    "你還敢跟我提炒股!"病友的媽揚起巴掌就要打下去。

    "是什么高興的事情,說出來讓我也聽一聽。"

    一把微涼的嗓音傳來。

    這聲音是,美女蛇!我驚愕地抬頭。

    筆趣閣 www.tyqwcgb.com.cn最快更新最強股神在都市最新章節。
新时时买的人多吗